文章

南方周末──感恩教育的鳄鱼之泪
作者:佚名    文章来源:本站原创    点击数:1501    更新时间:2014-11-1

感恩教育的鳄鱼之泪

对以讲座为名行兜售之实的行为,教育部坚决反对,将督促各地各校规范此类活动,避免“免费讲座”变“营销忽悠”。

真正的感恩教育必须以学生理性地主动参与为前提。这也就是为什么不把“催眠”、“灌输”、“洗脑”等方式看作教育,尽管有时候它显得有效。

一张张小学生号啕大哭的照片,把山东茌平县贾寨镇中心小学推上了风口浪尖,网络上出现近乎一边倒的讨伐——“洗脑”、“精神传销”、“逼迫性表演”。

“这就是感恩教育吗?”面对此起彼伏的质疑声,以为请人作感恩教育是好事的校方突然不知所措。而照片拍摄者,彻夜失眠。

与校方态度不同的是,这些巡回于全国三四线城市的“感恩教育”演讲者仲雨阳们终于达到了目标——“不管是臭名,还是美名,毕竟是出名了”。

其实,他们不仅出了名,还以感恩教育为名,行校园卖书之实。

只是一个幌子

这组照片所引发的汹涌民意最先拍打在贾寨镇宣传员赵玉国的脸上,这是他从业以来拍摄得“最火”的一组照片,仅某新闻门户一天的评论数就超过了16万。

引起巨大关注的照片拍摄于2014年重阳节前一周,地点在贾寨镇中心小学的操场上,当时全校上千名小学生在演讲者的鼓动下哭成一片。

照片火了,赵玉国却失眠了,半夜盯着电脑屏幕看了三个小时的网友评论。“他们说我们是洗脑,是在搞传销!”赵玉国有些不解,“一则感人的现场新闻,怎么会有这么多的杂音?这个社会的人都怎么了?”

与他有同样心情的,还有照片中的主讲者仲雨阳。

在接受南方周末记者采访时,仲雨阳没有往咖啡里加糖,“我先喝几口苦的,减减压。”他说,“我根本不是什么专家,只是一名演讲爱好者。”或许是学校“为了引起家长的重视,在演讲现场挂的横幅上加了‘专家’‘教授’头衔名号,这些我事先都不知道”。

照片走红后,仲雨阳感受到了网络评论的压力,但还是暗自高兴,“不管是臭名,还是美名,毕竟是出名了,至少有二三十家学校现在主动邀请我去演讲,我会拟出一份价目表,准备收费演讲。”

其实,感恩教育只是一个幌子。

据南方周末记者接触到的多位业内人士介绍,从事感恩教育演讲的公司往往以讲师团的形式在各地区开展业务。讲师团内部往往由团长统领全局,并搭配有一名讲师、若干业务员,以及讲师助理。业务员负责联系业务区域内的各中小学为他们免费开展教育活动,而公司所有成本和利润均来自演讲之后售卖的产品。这些产品,一般以图书光盘居多,现在部分还会搭配网络学习充值卡。

现场感动程度往往决定着演讲最后的图书销量。“卖多少主要是看讲师的演讲水平。好的讲师讲完,现场都会感动得泪流满面,但有的讲师讲完之后很平淡,现场没有什么反应,那销售就很少了。”一名不愿具名的业内人士说。

赚眼泪,卖盗版

山东省某知名感恩教育演讲公司人事主管李爽透露,其公司讲师可获演讲现场售书金额7%的提成,而负责联系学校的业务员提成17%,“新人讲一场能卖50套左右的书,提350元。一个最低水平的讲师一个月也能拿七八千左右,好的讲师都在2万左右。”

一套价格远超市场同类产品的书和演讲视频光盘均在100元以上,但“在经历过一轮感恩教育之后,家长们往往会失去判断力”,李爽说。

仲雨阳演讲那天,贾寨镇中心小学老师侯保华就遭遇了几个家长向他借钱买书。“他们哭红着眼说要借钱买套资料。”侯心里不解,“为什么还要借钱买书?可家长们就有那个激动劲,就是想买。”

福建省泉州市丰泽第二实验小学的家长赵玲两年前就冲动了一把,当时花费150元购买了一套名为《让生命充满爱》的光盘,作者是邹越。

这套标价200元的书(包括光盘),经浙江电子音像出版社副总编辑任路平证实,该社从未出版过此书,“该书很可能就是一本盗版书”。不过,在邹越弟子张云栋近期的演讲现场仍有这套被出版社称为“盗版”的图书光盘在售。

除了兜售盗版图书,借演讲售卖产品的行为是否有违教育部相关规定?

教育部新闻办对此向南方周末记者表示:“根据义务教育法及相关规定,此类活动应坚持公益性原则,不得违反国家教育收费规定,不得以营利为目的;同时学校不得借开展活动向学生推销或变相推销商品和服务,更不能以此来谋取利益。对以讲座为名行兜售之实的行为,教育部坚决反对。我们将督促各地各校规范此类活动,避免‘免费讲座’变‘营销忽悠’。”

而感恩教育这种盈利模式之所以能在各地中小学屡屡上演,通常都得到了校方的认可,但前提是演讲机构业务人员跟校方有事先沟通。

“业务员要让校长先看看内容,如果他只允许演讲,不能卖东西,那咱们也不可能去演讲。因为咱们公司这么多人,没有收入,免费演讲,咱也不是爱心企业,也需要赢利。”在南方周末记者暗访中,感恩教育讲师彭成和赵一博所在公司的业务员均向南方周末记者表达了相同的意思。

其中,彭成的公司业务员还提出了新的销售方案,“可以让他们家长在现场报名参加我们的课程。”而这些不过三四天的课程费用高达数万元。

七八页讲稿炼出“大师”

这些能忽悠中小学生家长的“大师”到底是怎样炼成的?

在过去三年里,26岁的仲雨阳在山东及周边省市的中小学中被称为“感恩教育专家”。他自己把在山东聊城文轩中学的演讲视频放上了网,其中,有校方负责人向在座的数千名家长和学生介绍:“仲雨阳是全国校园安全演讲第一人、青年励志感恩教育演说家、潜能开发激发大师”。

类似的说辞,几乎被冠在每一个感恩教育讲师的介绍中。那么,不是专家的仲雨阳们又是如何练就专家范的?

人事主管李爽道出了其中的秘诀:背演讲稿,看视频。李所在这家公司主要业务是感恩教育演讲,大多数讲师学历并不高,但这并不影响他们成为“专家”。

李爽一边说,一边晃动着一张A4纸,“新人入行第一步便是背讲稿,七八页这样的稿子都要背下来”,上自公司老板,下至助理讲师背诵的都是同一份稿件。第二步培养台风,“公司会提供老师们现场演讲的视频,新人可以对着演讲稿看着视频慢慢学习。包括他怎么讲课,演讲的语速,现场的把握控制,你都可以通过视频来学习。”

经过715天培训后,再经一次试讲,“你的演讲台风有没有激情,现场发挥如何,公司会对此做出评价。如果说你过关了,那你就成了讲师”,李爽透露。

至此,讲师便可去各中小学登台演讲。上台前,“讲师什么都不用干,就坐在车里,等到开始讲的时候才会把你从车里请出来”。李爽说,那时,“负责介绍的工作人员会给你安排一些虚的头衔,烘托出讲师的专家范儿”。

争议感恩教育

感恩教育之所以能成为生财之道,正是仲雨阳们看中了学校的需求。

一场全校“大哭”过后,贾寨镇中心小学校长袁兆国似乎感觉到学生好管理了,交作业比之前及时了。不过,能否一直有效,他心里没有底。

经历过两次类似讲座的沈静觉得这种教育毫无意义。第一次接触感恩教育是他还在念高一时,当时演讲人也是邹越,与贾寨镇中心小学情况差不多,整个操场哭成一片,跪成一片。两年后,沈静在福建泉州某所小学再次听到邹越演讲时发现自己不但哭不出来,而且十分反感,“难道讲一些感恩故事就能学会感恩吗?他这样利用人性的弱点去引发大家情绪上的波动,其实是非常不道德的。”

悲伤的故事往往也是这些演讲师们的杀手锏。

在音乐伴奏下,当孩子们泣不成声时,演讲者便会通过发问让孩子忏悔,“你们做得怎么样呢?只会抱怨爸爸妈妈不是大款,指责你们的父母不是领导,你们谁给父母洗过一次手,洗过一次脚?”贾寨镇中心小学的教师李伟参加过两次类似的讲座,他事后感觉“无论孩子是否有错,都会认为自己做得不对”。

“这些手段之所以有效,其原理在于发挥了情感在道德行动中的作用。”华南师范大学教育学院教授王晓丽多年来一直从事德育研究,在她看来,“这种感恩演讲不等于感恩教育。真正的感恩教育必须以学生理性地主动参与为前提。这也就是为什么我们不把‘催眠’、‘灌输’、‘洗脑’等方式看作教育,尽管有时候它显得颇为有效。”

过去十年,感恩教育从无到有,从城市走向农村,一路上争议不断,但这丝毫没有影响它走进中心校园的脚步。在仲雨阳从业的三年里,除了双休日,“每天都有一场,多的一天要赶两场”。即便业务如此繁忙,仲雨阳仍向南方周末记者强调,“在这个行业里,我只是一个小虾米”。

(李伟、沈静、李爽、赵玲,应受访者要求,为化名)

 

文章录入:yws    责任编辑:yws